男子汉去翱翔――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郝井文的

时间: 2019-01-12

  “就看谁研究得透。”郝井文说。胜负之差,往往就在毫厘之间,迟半秒扣动扳机,就可能功亏一篑。郝井文带着飞行员进行千百次的苦练精飞、浩如烟海的飞参判读,甚至连雷达扫描到多少行截获最准确、机身回转到几度更能占当先机,都要摸查清楚、验证准确。

  “这是在玩命!”这位飞行员说。然而,这种“玩命”,换来的是对方地导与雷达部队的瞠目结舌与措手不迭,是对目标的成功突击。而对于新飞行员来说,则是对飞行技术的又一次攻破,更是飞行心理上的天性难移。

  “古代战役,你不玩系统,基本没戏。”他说。

  一次次突出重围,一次次绝地重生,一次次在拼搏中收获最强烈的刺激与美感,这种辛苦甚至是痛楚当前带来的成就感,是“最最吸引人的”。用郝井文的话说,这是“男子汉的追求”。

  “最难忘是第一次飞远海超低空。”一位飞行员回忆,海平面恍如在自己的头顶,感到座舱到处全是海水,发动机的声音仿佛被吸走了,四处异样空旷。此时,高速前进的战机几乎是“擦”着海面飞,操纵稍有偏差,战机在零点多少秒间就会一头扎进海里。

  就这样,他率领部队6次夺得空军“反抗空战”“突防突击”训练比武集团第一,名誉室里,10顶“金头盔”、6座“金飞镖”奖杯熠熠生辉。

  最近的一次,郝井文带队保护轰-6战机巡航,毫不逞强地与近距袭扰的本国军机发展缠斗,迫使对方逃离战场。

  “仗怎么打,兵就怎么练”。然而,未来战场上,仗到底怎么打?谁能知道?

  练到这种程度,郝井文仍然认为“还没到达极限”。随着人员素质、装备技能跟战场认知的一直变革,他们的训法和战法也在始终发展。

  旅里的人都说,郝旅长特别擅长培养新人,“给你制定一个踮踮脚可能得着的目的”,让你一步一个台阶,在“诱惑”下不断挖掘潜力、积累成熟。而这“勾引”,不是金钱和权柄,而是任务、机会和平台,“对一名军人来说,给任务就是最大的‘引诱’”。

  这位飞行员后来作为拔尖人才输送到兄弟部队,现在,已成为一名精良的舰载机飞行员。

  一次实战化演练,面对装备性能大大强于己方的对手,郝井文英勇提出体系支撑下的异型机混编作战,自己的三代机甘作配角,伴随歼击轰炸机多路进攻。

  首届抗衡空战比武,郝井文就摘得一顶“金头盔”。此后数届,只有他的部队参赛,就一定要力争第一。

  “咱们旅的人,就是要一身杀气,到哪里都要嗷嗷叫!”近年来,公民空军远海远洋训练、应答管控义务步入常态,郝井文所在旅与本国军机在海上多次对峙,次次不辱使命。狭路相逢,飞行员们只有一个准则:若有来犯者,绝不能让他占到一丝一毫的便宜。

  新华社记者 张玉清、张汨汨、黄明

  这广阔空域、万里海疆,有本人和战鹰为它构筑的固若金汤。那一次,郝井文和战友们飞得心潮澎湃,“那种自豪感和价值感千金难买”。

  这就是自在空战,其间,拼的是技巧、智慧,是意志、默契,是方方面面。“太有意思了!太有意思了!”说起空战,郝井文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都丰富了良多,连声音都高了一个八度:“比任何大片、游戏里的闭会都刺激!”

  “我随时准备着被后浪拍在沙滩上。”郝井文说,语气里满是快慰与得意。

  战则必胜,斗须群鹰――将来战斗是团体金牌的争夺,带兵人的基本要务,就是要带出一支尖刀团队。

  任务与事业的牵引,加上科学且完善的设计,让郝井文的部队成为“三代机人才培养基地”,不仅形成了完整的人才梯队,还为兄弟部队输送了一大批骨干和“种子”。当初,“80后”飞行员成为团队的绝对主力,“85后”挑起了大项任务的半壁江山,“90后”翱翔员开始矛头毕露。今年,29岁的汤书杳在突防突击竞赛考核中勇拔头筹,成为空军最年轻的“金飞镖”得主。

  沙漠低高度远程夜间奔袭,最后攻打阶段,在搅扰机的维护下,8架战机突然浮现在对方阵地上空,预约袭击目标被全部拿下。

  在这支部队,“为人民服务还是为国民币服务”早已不构成话题。享受飞行、挑战自我、敢于担负、幸不辱命――“这,才是男子汉的寻求。”郝井文说。

  兄弟军队的飞翔员说,郝井文长相浑朴,切实“狡诈狡猾的”。空中排兵布阵,他有的是出乎意料、兵行险着的战法。

  新华社南京1月4日电 题:男子汉去飞行――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郝井文的胸怀与情怀

  真正的强人往往能感到更多的忧患。“常胜之师”的背地,是实战牵引下的又一次自我改造。当大家把单兵种对抗练得越来越精时,郝井文的目光又聚焦在新的关键词上:“体系”与“联合”。

  返航途中,一边是厚厚的云海,阳光在万顷雪浪上洒下金光万道,另一边却是碧海澄空,海水像水晶一样剔透晶莹。

  一次次自我否定,一次次挑战极限后的冲破极限,顶着压力上、咬紧牙关冲,在这个旅,郝井文的一句话深入人心:“能人,总是含着眼泪在奔跑。”

  下一步,新一代战机即将设备部队,对它的驾驭者提出了崭新的恳求。面对挑战,郝井文充满信心:他手下这帮思维广阔、善于学习、技术超群、意志过硬的年青人,就是团队最大的底气。

  而在郝井文看来,全新的体制联配合战款式,早已颠覆了以往单兵作战才干标准,不体系的支持,再“狡猾”的奇袭都无奈施展。

  对郝井文来说,飞行,是挑衅、是责任,但首先,它是一种享受。

  然而,“窗户纸”捅破之后,兄弟部队很快赶了上来,郝井文所在部队领跑变得越来越不容易。并且,旅里的战机已服役近20年,从当年的最新最强,成为今天的“老旧机型”,训练水涨船高,装备机能掉队,那就只能练得更精、钻得更细。

  空军于2011年开端组织对抗空战考察,极大地释放了歼击机部队的战斗力。飞行员们说,只有飞过自由空战,你才懂得到什么叫“天高任鸟飞”。

  多架战机,高下翻飞,左右滚转。从高度8000米打到1000米,大载荷地拉起、反扣、咬尾、摆脱,暗渡陈仓,攻防变幻……

  “敢走新路”――郝井文部队的营院里,正派破着这样一块“敢”字碑,背面刻着三行大字:敢为人先,敢于担当,敢打必胜。

  从第一次驾驶战机飞上蓝天,郝井文就陶醉于那种鸟瞰苍穹、傲视天下的美感。随着实战化训练的不断深刻,他更沉迷于那种对抗与较量中的快感。

  “胜利只向那些能预见变更的人微笑。在这个战斗格式迅速变化的时代,谁敢走新路,谁就能取得无可估量的利益。”“制空权之父”杜黑的话语,似乎穿梭时空,透射今天的练兵场。

  成为一名战争机飞行员的先决条件有很多,但在郝井文看来,最基础的一条,就是这股爱刺激、爱挑战的闯劲和拼劲。

  那是他跟着郝井文第一次飞这个课目,弛缓得腿都在抖,直到飞出任务区、回升高度后,他才觉得心脏狂跳,止不住地喘粗气。“喘啥哩?”耳机里传来旅长在后舱满不在乎的声音,“带你多飞几次!”

  正是带着这个“敢”字,近年来,郝井文带领团队率先试验试训空军训练纲领跟训练法规,在全空军率先发展海上自由空战、远海超低空飞行、夜间空中加油等多项开创性练习。


      友情链接:
  • Copyright 2018-2021 正版挂牌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